当警察滥用暴力时,没有人能幸免危害
2016-05-17 09:38:46
  • 0
  • 13
  • 462


 


任何一个社会,如果警察滥用暴力,社会成员的遭遇就会比丛林状态下还糟糕,因为你让渡了反抗“权力”。这种状态下,甚至连掌权者的安全也难以获得保障,因为不是所有地方的警察都认识你,或都买你的帐。比如传闻83年严打肇于上将杨得志的女儿女婿外出旅游时,遭流氓调戏,女婿被流氓伙同警察当街打死。

 

也许你会认为警察像流氓一样满街挑衅殴打人的情况少见,不用担心。但警察若挟执法权对你实施“压迫式暴力攻击”,你就防不胜防了。什么叫“压迫式暴力攻击”?即是在采取强制措施时故意而隐蔽地伤害你,使得你在疼痛难忍之下条件反射式地做出反抗举动,而他再以你在反抗为由对你升级暴力,可以直接对你造成重伤甚至死亡的后果。

 

你也许会说,我一个老实人,警察叫我怎么就怎样,不会对我采取强制措施,无需担心。但当警察滥用暴力而不被禁止或不被追究时,警察同样可以有一百个理由对你采取强制措施,无论他看你不顺眼,还是别人看你不顺眼而委托某个警察对付你——尤其是当联防、协警、民兵机训一类的人员也可以暴力执法时,可委托的人更多。

 

河南周口妇女周秀云死于山西太原恶警脚下的事大家都知道。其过程是,恶警首先揪住周秀云的头发,将周秀云控制在半蹲半跪很难受的状态,周秀云必然会条件反射式的撕扯对方,恶警接着以擒拿手法控制“不安分”的周秀云,挫伤其颈部脊椎和喉骨,再将周秀云踩在地下。结果是,周秀云颈部受伤呼吁道受阻窒息死亡。事实上,即便周秀云没死,也是重伤,下半辈子差不多就是个病痛缠身没法干稍微重一点活的废人。

 

“带走!”一声令下之际,几个如狼似虎的制服男扑向你,或许你想说“干嘛啊?怎么就带走我?别动粗,我跟你走!”,但也不行,他们会立即反扭你的手臂,按低的脑袋,让你处于一种很难受的状态——文革时候斗地主右派的“打飞机”。如果你反抗,胳膊关节随时会被加力扭伤;甚至,他们会当场将你扑倒,让你的脸撞向地面,再用手肘压住或用脚踩住你的脑袋脖子。如果对方看你不顺眼,打定主意要伤害你,即便你不反抗,他也可以暗中使力伤害你的肩肘关节;或者以肘膝暗中狠击你身体的某些柔弱部位,让你下半辈子一直处于痛苦中却不知为何。

 

除了这些,他们还有一百种手段让你的身体长时间处于某种不正常的状态,尤其是通过手铐等器械的协助。虽然你既不是刑事犯罪也不是恐怖分子。

 

你不要觉得残忍,经常以残忍手段对付人的人,会麻木变态,他们会觉得人很贱,怎么摧残都不会死。万一死了,也仅是个小事故。在法律不追究,甚至受到上司鼓励之下,满街的人在他们眼里只不过一只只被抓住的小老鼠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 

不要以为自己不上访,没徐纯合那么落魄,这种悲剧不会落到自己头上;不要以为自己只传播正能量,这些闻所未闻的惨剧与自己无关,国务院下属机构上班的雷洋至今不知是怎么死的。当原本是维护社会秩序的警察滥用暴力时,你我随时可能成为受害者。最初的受害者或许是小偷、盲流,接着就会是农民工、蓝领,再接着就会是白领、所谓的“中产”……

(源自最资讯) 

 

献上您的一份爱心,捐助灾区贫困学生!

 

【注:作者李鸣生承诺,捐出该书全部稿费;中译出版社承诺,每售出一本捐出5元。两笔善款捐助北川陈家坝乡平沟村贫困学生!】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